军事

魔法门第四百二十二章混乱之城五

魔法门 第四百二十二章 混乱之城(五)

“原来你还有一个名字叫皮斯佛。”艾玛看着逐渐远去的格鲁开口说道。

“他很不一样。”李玄表情有些凝重,缓缓的开口说道。

“他跟其他的精灵自然是不一样的,不过跟你的话,就一样了。”艾玛点点头。

李玄看向他。

“和你一样,他也是父系血统半精灵。母亲是一名人类,父亲是精灵。”艾玛回答了李玄的疑问。

“格鲁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半精灵。据我所知,从小在精灵族长大的格鲁,在精灵族里并不受到欢迎,大部分精灵都不喜欢他,但又都畏惧于他的实力。”

“你知道他脸上的那一道疤是怎么来的吗?亡灵之主菲尼斯·威尔玛给他留下的,同时他是让菲尼斯·威尔玛陨落的最后力量,终结最后战争的人。一个曾经正面击败过山德鲁的家伙。大概是因为他在这儿,所以纳格斯才这么的安分吧。”艾玛缓缓说道。

李玄眼神微微晃动,没有在说什么,径直走回庄园。

走进庄园的时候,李玄发现洞穴人杰格跟索姆拉都在院子里。

“活力圣瓶!你集齐了精灵族的神器!真是难以置信!”洞穴人杰格咧嘴惊叹。

李玄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

魔法门第四百二十二章混乱之城五

,径直朝着屋子里走去,另外三人都慢慢的跟随在他身后。

走到房门口,李玄将门打开,走了进去,艾玛制止了要跟进去的杰格,三人都在在门口看着房间里。

走到了床边李玄看着消瘦的莉莉安,缓缓伸出手,将她手中的生命之戒和活力之戒取了下来,镶嵌到活力圣瓶上,一阵光芒从活力圣瓶上发出,大量浓郁的生命之力瞬间就从传开。

只是手持着活力圣瓶,李玄就感觉到一阵源源不断的活力从手上传来,一直蔓延全身,那种感觉难以形容,只觉得全身的细胞都活跃了起来一般。

手中的活力圣瓶很快开始发生了改变,原本鲜红色的液体全部变成了暗金色,整个瓶子的形状也发生了巨变,变成了一个人手持瓶子的木雕。

“这就是精灵族的神器,神圣血瓶么……”洞穴人杰格睁着大眼睛,目不转睛的看着李玄手中的神圣血瓶。

艾玛眼中也一阵阵的波澜,只有索姆拉表情平静,没有什么变化。

李玄拧开瓶口,一阵异常浓烈的味道立刻传了出来,味道闻起来并不刺鼻,是一股浓烈的香甜气味。

他缓缓压开莉莉安的嘴唇,滴落了一滴金色神圣之血到她的口中,随后重新拧上瓶口,静静的看着莉莉安。

等待了一阵子,莉莉安的脸色一点点的变得红润起来,原本消瘦的两颊也很快的重新变回正常,但似乎除了这些以外,其他的并无变化。

李玄又等待了一会儿,依然没有任何改变,他拿起手中的神圣血瓶,准备再滴一滴的时候,艾玛开口制止了他。

“停下,李玄阁下,神圣之血并不能立即唤醒她,她的灵魂依然需要时间去恢复,给她戴上坎达维斯之脸,她的灵魂会更快的恢复。”艾玛认真的说。

李玄看着艾玛,点了点头,将神圣血瓶放在了莉莉安的怀中,让她双手抓握住。又将坎达维斯之脸覆在了莉莉安的脸上。随后才缓缓站起身,走出了房间。

艾玛看出来李玄情绪上的变化,缓缓开口道:“灵魂的伤口远比躯体的伤口要更难恢复,所有能做的,你已经都做了,剩下的就只需要静静的等待了。”

李玄缓缓点了点头。

卡罗斯顿城边境线之外。

一排密密麻麻的营帐里,两个十字军挥舞着手中的钢剑和盾牌,紧张的对峙,不断的移动着找寻对方的破绽。

突然身材更瘦小一些的十字军抬手就挥动钢剑,直直的朝着对方劈了过去,一面钢盾稳稳的架住了这一剑,随后格挡开他的长剑,顺势挥动自己的剑,朝着他横斩了过去。

身形更瘦一些的十字军拿盾迅速同样格挡开,随后后退了一步,两人再次陷入对峙。

两人边上的哨塔上,英格兰姆有些无趣的的看着他们。

“都瑞尔,到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英格兰姆有些不耐烦的问。

都瑞尔表情平静,缓缓的说:“永远不要喝滚烫的沸水。”

英格兰姆翻了个白眼:“这都快成一滩死水了,一周的时间过去了,除了练兵还是练兵,亚利山瑞特的土地,城池近在眼前,却只能傻呆在这里,真让人感到烦躁。”

“现在卡罗斯顿的局势比想象之中的更加复杂,贸然开战,很容易陷入被动,所以必须先摸清楚所有的事情。只有在清澈的水里,我们才更好的去抓住鱼,我的皇子殿下,我们应该更加有耐心一些。”都瑞尔说到。

“到底要等什么?都瑞尔。”英格兰姆问。

都瑞尔双眼寒芒一闪而过,然后平静的回答道;“希伦骑士已经到了卡罗斯顿,他的人会摸清楚现在卡罗斯顿城的情况,等到他的消息之后,我们才能够做出是否进攻的决定。”

他的话让英格兰姆顿时就眉头大皱,随后英格兰姆不痛快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若是希伦骑士认为不能进攻的话,我们还要撤回帝都?”

都瑞尔眼神微微缩了缩,无可奈何的回答道:“是这样的,我的皇子殿下。”

“那位巨龙支配者,就真的如此强大?能让我伟大的君恩帝国都必须要退避三舍?”英格兰姆皱着眉头问道。

都瑞尔表情很是凝重的看着英格兰姆,谨慎的开口回答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遇见奎恩对一个人是如此的谨慎……”

英格兰姆还想说什么,场下的战斗已经结束,瘦弱一些的十字军被另一个十字军压在了地上,他的剑和盾牌都被击飞在了一边,围观的其他十字军全都兴奋的欢呼起来!

“看来是分出胜负了,也许我也应该下场。”英格兰姆看着场下的人群,嘴角咧了咧,挂起一个笑容。

友情链接